中国幼教公益论坛暨第十一届华南国际幼教产业博览会

2020年6月12-14日 | 广州琶洲 • 保利世贸博览馆

距离开幕还有

热议|各地针对虐童、性侵事件发布新规

时间:2019-09-30

来源:

作者:


01

近年来,幼儿遭针扎、被喂药等虐童事件不断刺痛公众神经,幼儿被性侵等泯灭人性的案件时有发生,令人痛心。愤怒过后,我们当深思,现有儿童保护体系如何才能更加完善,从而为孩子的安全筑起一道铜墙铁壁。

 

在保护未成年人这一问题上,各地政府纷纷立法立规,只有对虐童、性侵等此行为给予严厉的惩戒,以形成强大的心理威慑,又要思考如何有效预防,从源头上杜绝这样的悲剧:

 

 

9月24日,四川省人民检察院与省公安厅、省教育厅、省民政厅、团省委五部门会签并出台《关于做好预防未成年人遭受侵害工作 促进“平安校园”建设的意见》。《意见》规定,有性侵“前科”的不得担任教职人员;教师发现侵害未成年人的案件要履行强制报告义务。

 

● 5 月 29 日,上海出台全国首个省级《关于建立涉性侵害违法犯罪人员从业限制制度的意见》,明确加强对与未成年人密切接触行业从业人员的管理。

 

● 5 月 30 日,广州市人民检察院宣布 " 侵害未成年人违法犯罪信息库 "正式上线。截至目前,该系统共包括400多条信息(一被告为一条信息),收录了近三年来广州全市所有性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和拐卖、拐骗儿童的案件,且容量仍在继续扩大。

 

● 2017年12月1日,江苏淮阴法院公布 《关于性侵未成年人犯罪人员从业禁止及信息公开》制度进行解读。该制度要求,所有性侵未成年人的严重刑事犯罪人员,除特定情形外,在法院判决生效后均应当公开个人信息,并在刑期满后不得在本区从事任何与未成年人密切接触的工作。

 

● 《刑法修正案九》新增了“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 在刑法第260条的基础上,将非家庭成员之间的虐待行为纳入了刑法保护的范围,加强了对未成年人、老年人、患病的人、残疾人等弱势群体权益的保障。

 

人民日报此前评论道:面对性侵,怎能光靠孩子的自我保护?有力的预防和震慑才是根本,公开信息正是有益尝试。期待公开的阳光驱散孩子成长的阴霾,不再生活于恐惧之中。只有加大犯罪预防,才能斩断伸向未成年人的“黑手”。

 

02

虐童、性侵事情,不只是家庭的悲剧,还是社会的警钟。它的背后,是儿童防性侵教育的“留白”、家庭学校监管的“失守”、法律体系的盲点以及心理救助机制的缺位。

 

据调查研究表示,依然有家长认为预防性侵只是学校的事。为什么不对孩子进行防性侵教育?家长们有多种理由。大部分家长不知道如何教育孩子预防性侵或认为应该等孩子长大一点再进行防性侵教育;也有家长觉得防性侵教育是学校的责任;一小部分家长认为这个话题“难以启齿”,更有甚者认为防性侵教育会“教坏孩子”。部分家长有将家庭防性侵教育的责任完全转移给学校之嫌。

 

 

恶性事件的频发反映着幼儿园内部管理缺失。幼儿园管理问题的背后,又是政府监管部门监管难、监管不力的问题。在现行的网络环境下,监管部门面对突发事件往往采取“舆论归咎”仓促处理一批责任人,急于给大众一个“交代”,舆论在归因往往只能指向幼儿园。监管不力未能及时察觉,与归咎父母未能及时察觉异常,只有一线之隔。

 

事实上,幼儿园行业生态陷入一种畸形态势,幼儿园质量的高低,往往与幼儿园收费的高低密切相关,即社会不得不以金钱来换取幼儿园服务的质量。那些低价收费、追求利益最大化的幼儿园内部管理仅仅以“不出事”的底线为目标,就很难真正确保“不出事”。但金钱并不一定成为保障幼儿园质量的主要方式,那些质量可靠、服务优质、以“天价”入园费维系的幼儿园却频频爆出恶性事件。

 

03

幼儿安全问题的本质是某些幼儿园工作者职业素质低下的表现,是如何处理,不能言说、不能表达自己、在心智与体力上都毫无反抗能力的幼儿,与成年人之间的关系问题。

 

一位老师在新闻采访中说,现在的学生不像以前那么听话,越来越不好管了。“以前你无论布置学生做什么,他们都会一声不吭地去完成,做得不好,批评几句,他们也不会反驳。现在不同了,首先他可能跟你争辩应不应该做,不得不去做时,可能给你甩脸子,嘴里嘟嘟囔囔,你再要批评他做得不好,那可能更是一场扯皮,甚至可能发生冲突。

 

有些家长以自己宠溺孩子的程度来要求老师,而这些孩子在幼儿园也往往承受不了一点批评,稍不如意就撒泼耍赖,没有一点对老师的敬畏感。

 

更有些家长对老师颐指气使,认为交了学费,老师就是为孩子服务的,不论对错,孩子在幼儿园就是不能受一点委屈。老师承受着来自工作环境、园方领导、以及家长各个方面的压力,最终就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最终老师、学生、家长均成为受害者。

 

 

幼儿安全问题频发导致公众对学前教育领域及其敏感,公众对师德现状充满忧虑。个别教师的不良行为会产生极大的舆论溢出效应,幼儿、家长与教师之间会筑起一道隔墙,让师生关系失去信任感和亲密性。

 

在“权力”被约束、教师与幼儿、与家长关系失衡的同时,责任却越来越重,许多教师越发感觉焦虑与无奈。

 

04

孩子的安全不能托付给人性的善,而是要防止人性的恶。除提高教师入园门槛及关注个别幼儿园工作者素质的提升外,预防成为当今幼儿园安全事故最为现实的手段。

 

对于一个社会而言,整体观念、素质,乃至制度,都无法短期提升,但技术却是一个短期的变量,可以迅速提升。因此,在微博上网友纷纷提到建立幼儿园实时摄像头,通过网络监控的手段来掌控幼儿在园情况。

 

幼儿园虐童案的背后是幼儿性教育的缺失。性教育是健康教育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自从出生后,婴儿的衣着、婴儿的谈话,以及对婴儿行为的要求等,都包含了性别差异的社会化过程。(“幼儿身体认知与性别平等教育”深入分析性别我国幼儿园平等教育观念及实施情况,同时提出幼儿园实施性别平等教育的合理性建议。

 

当安全事故发生时,一线教师承担最严苛的责任。针对园内人才队伍素质建设,幼儿园应当建立心理疏导和情绪排泄系统,给一线教师创造和营造健康的工作环境,任何人出现心理问题都有征兆,园方应是最早发现和采取措施的,而不是无关注地任由其发展扩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