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幼教公益论坛暨第十一届华南国际幼教产业博览会

2020年6月12-14日 | 广州琶洲 • 保利世贸博览馆

距离开幕还有

广州托育机构可“领证”,家长最关心机构安全性和从业人员资质

时间:2019-12-24

来源:网络

作者:中国幼教公益论坛

在11月24日的“有事好商量——广州市政协民生实事协商平台”上,广州市卫健委副主任周端华透露,《广州市推进0-3岁托育服务发展的实施意见》已完成起草,送市政府审议,该文件经市政府审定印发后,将成为广州市推进婴幼儿照护服务的指导性文件。此外,广州市发改委有关人士也表示,广州市目前正在开展“十四五”规划纲要前期研究工作,市发改委将全力配合把婴幼儿托育服务发展纳入相关规划中。

 

“全面二孩”政策实施以来,0-3岁幼儿的托育需求逐渐凸显。南都民调中心对此发起问卷调查,了解育龄群体对广州婴幼儿托育服务机构现状的看法与建议。调查结果发现,场地及设施安全性是家长挑选托育机构时首要的考虑因素,超六成受访者希望有关部门明确托育机构的注册登记要求,定期检查相关资质,并大力培养早教和学前教育人才。

 

近六成受访者考虑或已将孩子送往托育机构

 

本次调查中,33.81%的受访者认为1-2岁的孩子即可送到托育机构,35.71%认为2-3岁适合入托,还有23.33%认为3岁以后才适合入托。具体问及是否有将孩子送到托育机构照护的打算或经历时,57.62%的受访者表示有此打算或经历,明确表示自己不会将孩子送往托育机构的则占42.38%。

 

 

值得注意的是,孩子已在3岁或以上的受访家长中,有54.90%打算或已将孩子送往托育机构;孩子3岁以下的受访家长中则有56.61%有相关打算或经历;孩子尚未出生的受访准父母中,有此想法的占比达81.25%。可以预见,家长们对托育机构的需求将日渐增加。

 

 

工作繁忙、希望得到专业服务是受访者选择托育机构的主因

 

选择将孩子送到托育机构照护的受访者中,有75.95%认为托育机构可以提供更专业的照护和教育,70.89%表示自己因工作等原因无暇照护,两者是受访家长选择托育机构的主要原因。深入分析发现,随着受访者年龄段下降,选择这两项原因的受访者数量呈上升趋势。年轻家长对托育机构的信任感似乎更强,也寄望于托育机构能帮助自己维持工作与育儿之间的平衡。

 

 

另一方面,表示不会将孩子送往托育机构的受访者中,有71.91%相信自己可以解决孩子的照护问题,46.07%希望有更多时间陪伴孩子,44.94%担心托育机构的安全性。进一步分析发现,养育第二胎的受访者中,认为自己可以解决孩子照护问题的比例高于首次生育的受访者,相信是第一胎的生育经验给了家长一定的信心。

 

 

安全、资质、位置方便是受访者挑选托育机构最看重的因素

 

在挑选托育机构时,场地及设施安全性(5.68分)、从业人员资质(5.63分)、地理位置(5.11分)都是受访者较看重的因素。此外,机构的收费标准、规模、经营资质、可照护时间等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受访者的选择。相比之下,机构是否提供早教课程、其教育理念如何等因素在受访者心目中的重要程度较低。

 

 

而在问及对目前机构的课程满意度时,有37.50%的受访者表示并不清楚孩子所在托育机构的具体课程设置情况。可以看出,相当一部分家长在挑选托育机构时较看重场地、资质等“硬件”,但对具体的教育方式等“软件”的重视程度略显不足。

 

 

受访者最希望托育机构帮助孩子培养生活习惯

 

不过在问到希望托育机构提供哪些服务时,受访者都能给出较明确的答案:有85.26%希望机构能帮助孩子培养生活习惯;日常生活照护和早期启蒙教育则均占83.16%,同样占比较高;而希望机构组织体育锻炼的则有72.63%。

 

 

而对于机构的早教课程设置,大多数受访者认为托育机构应将重点放在语言文字教育(说话、识字等)、生活教育(吃饭、穿衣等技能)和运动能力教育(独立行走等)等方面,分别占74.74%、71.58%和70.53%。

 

有趣的是,如果受访者的孩子是男生,他们会更关注孩子能否在托育机构培养吃饭、穿衣等生活技能;如果受访者的孩子是女生,家长会更关心孩子说话、识字等语言文字教育。

 

 

近六成受访者希望降低目前托育机构的收费

 

关于目前托育机构的收费情况,有57.89%的受访者希望降低收费,另有30.53%的受访者表示如果服务质量有所提升的话可以提高收费,而希望保持现状的受访者近11.58%。这可能与受访家长自身经济基础、消费理念、以及对于托育机构服务功能和质量的期待密切相关。

 

 

缺乏专业人才、机构规范是现存较主要问题

 

此外,在对托育机构现存问题的讨论中,受访者认为目前托育行业的问题主要在于托育机构专业人才缺乏、师生比低,以及政府监管不到位、托育机构不规范这两个方面,分别占59.52%和57.14%。同时,托育机构数量少、需求难以满足,照护时间有限、不灵活,照顾质量低的问题也不容忽视,分别有40.48%、37.14%和36.67%的受访者反馈上述情况。

 

 

针对上述问题,63.81%的受访者希望大力培养早教和学前教育人才、提高专业性的照护和早教质量,同时明确托育机构的注册登记要求、定期检查相关资质。除此以外,增加托育机构的补贴从而降低入托费用、将托育机构布局纳入城市规划中、增加公立托育机构数量等,也是半数以上受访者的建议方向。

 

 

对于本次调查中受访者提出的问题及建议,研究员了解到,广州多个相关部门、组织已经陆续出台多项措施,引导托育机构规范化经营,满足家长们的托育需求。

 

对于托育机构缺乏统一管理标准、经营牌照申请条件不清晰等问题,市政协委员简瑞燕介绍,目前广州已明确由市民政局和市场监管局分别对新开设的非营利和营利的托管机构法人进行注册登记,由卫健委备案登记。市市场监管局也表示,在工商部门现有的企业注册登记系统里面,目前已经增加了婴幼儿照护机构的行业表述和经营项目。并且该局对广州营利性的婴幼儿照护机构的企业名称和经营范围进行了统一规范,引导企业自觉地依法进行注册登记。

 

而在人才培养方面,市教育局表示,目前,广州市有13所中职学校招收学前教育专业学生,在校生人数为5955人。2018学年有2796名中职学生考取了保育员(中级)证书。同时,广州正积极筹建“广州幼儿师范专科学校”。经省教育厅批准,该项目已通过中期调整,列入“十三五”高校设置规划,预计2021年可实现招生。

 

此外,对于不少企业职工,特别是双职工家庭来说,如何兼顾工作与育儿是个难以回避的问题。如果企业能够提供一个托育场所,相信能解决不少职工的烦恼。据市总工会介绍,目前市内已有23家企业开展“职工亲子之家”或“爱心托管班”,服务职工子女1200多人,帮助职工解决工作育儿两难全的问题。

 

与此同时,市卫健委也计划依托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和各区妇幼保健机构,建立起市区两级的科学育儿指导中心,为家长提供科学育儿知识。

 

调查对象概述

 

本次调查采用网络调查和街头访问相结合的形式,共回收210份问卷。受访者中,71.90%目前育有3岁以下的婴幼儿,另有21.43%受访者的孩子已超过3岁,6.67%的受访者孩子即将出生。在性别分布上,80%的受访者为女性、20%为男性;年龄分布以80后、90后为主,分别占59.52%和26.67%。此外,受访者家中处于0-3岁的孩子是第一胎和第二胎的比例分别为48.10%、38.57%。

 

来源:南方都市报